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超维术士 > 第2122节 工作台

安格尔这是第二次踏入光照范围内。

第一次是猝不及防,甚至没有注意到噩梦之光的存在,就已经被拖入了噩梦中。而这一次,安格尔做足了准备。

安格尔沐浴在红光的范围中,略带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结果。

一开始安格尔与树灵的表情都非常的紧张,但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,他们的神色开始慢慢变得平静起来。

三分钟后。

沉默的空气被树灵打破:“已经过了这么久,没有任何异样,看来你这一次的实验成功了。”

树灵多次踏入光照范围内,他深知噩梦之光的特性,基本上一被光华笼罩,就立刻陷入噩梦,根本不会给你缓冲的时间。安格尔能保持三分钟……甚至不需要三分钟,哪怕三十秒、一分钟其实就已经足够证明,域场是有用的!

安格尔:“算是成功了,但还需要进一步的测试。”

树灵点点头,他明白安格尔的意思。门外的噩梦之光效能比起门内要弱很多,现在需要进一步的证明,门内的噩梦之光也能被域场制约。

安格尔走到大门前。

门是敞开着的,但从外往里看,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,只有不停翻涌的红光。

安格尔打算做进一步的试验,但他依旧没有准备以身犯险,而是如之前那般,从袖口里探出了一条幻肢。

让幻肢笼罩在域场的范围后,安格尔将它探入了门内。

树灵此时也来到了域场内,就站在安格尔的身边,目光紧盯着安格尔,一旦发现情况有变,随时准备切断幻肢。

幻肢作为安格尔能量、思维、精神力的延续,当它进入门内的那一刻,安格尔也明显感知到了一些异样。仿佛,突破了一层界膜,进入了另一个时空。

正如树灵所说的那般,门内和门外完全是两码事。

门内的红光明显处于沸腾与活跃状态,就像是活物一般,在不停的涌动着。而门外的红光,安静的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室女。

除此之外,门外的红光根本无法激起域场的反馈,但门内的红光却不一样,安格尔能明显感觉到,它们在不停的冲击着域场,似乎想要突破界限,为域场之中的幻肢带去噩梦。

可惜,就算明显感知到了攻击性,但依旧没有突破域场的范围。

充其量,顶多是让安格尔在维系域场的时候,多分一点魇界气息进去。

这对于拥有通道绿纹,能源源不断产生魇界气息的安格尔来说,根本是小意思。只要安格尔愿意,永久维持也是没问题的。

安格尔操控着幻肢,在域场能扩散的最大范围中转了一大圈,停留了约莫一分钟,这才缓缓的收回了幻肢。

“门内的情况的确比外面要复杂,但域场依旧能稳定的维持,可以隔绝噩梦之光的侵蚀。”

树灵听到安格尔这么说,终于放下心来。

“这么说,我们现在可以进去看看了?”树灵一说到这,之前紧张的表情,瞬间转变的正经起来,只是这份正经中还带着一点跃跃欲试。

他实在很好奇,这间隐藏的房间里,除了噩梦之光,到底还藏有什么秘密?

安格尔点点头:“应该可以了。”

虽然树灵先说要进去看看,但真到了进门的环节,树灵又变得谨慎起来:“域场或许能抵御噩梦之光,但我们也无法确定房间内,是否还有其他危险。所以,我们最好小心推进,切忌急躁。”

树灵的表情很郑重,如果是其他人的话,也就罢了,但安格尔的情况很特殊,作为未来发展的核心人物,他不能出事。

若非安格尔的域场范围有限,且不能作用在其他人身上,要不然树灵会选择自己一个人进去探索。

“我明白。”安格尔郑重应道,未知才是最可怖的,在没有确定排除危险前,他是不会放松警惕的。

在谨小慎微的问题上达成共识后,安格尔与树灵这才小心翼翼的踏入了房间大门。

进门的那一刻,安格尔不仅感知到了噩梦之光的浓度变化,也发现了一丝奇异的力量,在将这个房间与外界进行分割。

或许也正是因为存在着这种力量,才让房间内的噩梦之光不虞外泄之忧。

进入房间后,他们的能见度依旧没有得到提升,而且噩梦之光还阻拦了他们用术法去探寻周围的情况,也只能一点点的推进。

在往前走了约莫两三步的时候,安格尔看到了之前树灵所说的黑色衣帽架。

宛如干秃树枝的衣帽架上,空无一物。

这大概率表明,房间的主人应该并没有回来,算是一个好消息。

他们继续往前走,约莫三步左右,安格尔注意到左手边依旧是墙壁,但右边却出现了开阔的空间。

可见,这个房间的格局是偏右侧的。

不过,为了谨慎起见,他们没有向着开阔的右侧走,而是依旧沿着左侧墙壁往前探寻。

很快,他们在左侧墙壁上,发现了一面高高挂起的黑色金属板。

“是万能磁板。”安格尔看了一眼,便认出了这个黑色金属板的身份。

磁板,是传统贵族的一种特殊的纳物装置,因其对金属制品有很强劲的吸附力,所以常常被用来吸附一些金属饰品,譬如项链、戒指、胸章等等。

而万能磁板,则是巫师在磁板的基础上进行改良的,不仅仅可以吸附金属,也可以吸附所有具备超凡之力的物品。

一般而言,巫师在进行古代遗迹探索时,若是发现了万能磁板,或多或少能得到一些遗留在上面的超凡物品。

但可惜的是,他们发现的这个万能磁板上面,空无一物。

“万能磁板向来是放在床边的,就寝时可以顺手将身上的饰品黏在磁板上。”安格尔:“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来推,这里距离床应该很近。”

果然,他们又往前走了两三步,便看到了一间非常朴素的床。

床上铺着一层蓬松的丝被,略微有些凌乱,但被面光洁如新,仿佛主人前一秒才从床上离开般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丝被之上,有一个黑糊糊的拳头大小矿石被丢在正中央。

安格尔将这个矿石拿在了手上,稍微感知了一下,冰凉且沉重。

“是星辰铁。”安格尔掂量了一下:“约莫400克左右,品质看上去还不错。不过,和普通星辰铁有些许差别,似乎附着了一些奇异的气息?”

树灵也感知了片刻,说道:“和噩梦之光给人的气息差不多,说不定是这个星辰铁放在这里,长期吸纳了噩梦之光后产生的异变?”

“或许如此,不过在炼金之眼的鉴定下,其超凡性状没有发生变化。不知道使用之后,会不会有什么变化。”

安格尔一边思忖着,一边将这少许星辰铁收进了手镯中,等待未来有机会再去做进一步的实验。

除了星辰铁外,整个床的附近,没有其他的发现。

“也不知道为何会将生矿石放在床上,这是炼金术士的怪癖吗?”树灵嘀咕了一下,跟着安格尔继续靠着左侧墙壁往前走。

走了约莫十步左右,他们便看到了墙壁向右的转折。

也就是说,他们在左边墙壁这一侧,已经探索完毕。

“从左侧的格局,基本能看出来,这个房间似乎并不大。”树灵望向右侧那翻涌的红光,眉头紧蹙着:“而且,代表‘卧室’最重要的部分床,已经出现了。右侧空间,按照传统的布局,估计会有一些桌椅,或者柜子等家具摆放。”

“但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看到异常的地方,这倒是有些古怪。”

安格尔:“或许异常之处都在右侧,我们继续探察。”

树灵也不在多说,与安格尔沿着墙角的转折,第一次开始向着右侧空间移动。

为了以防万一,他们的步伐很慢,在缓慢的移动中,他们看到了一样新的事物。

整体偏银色的长条工作台。

“居然在卧室里有一个工作台,他在卧室里也进行实验研究?”树灵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工作台。

安格尔则抚摸着工作台,通过炼金之眼对其分析断代。

“如今南域巫师界使用的通用工作台,基本都出自天空机械城。但这个工作台,没有天空机械城的特殊标记。”安格尔一边说着,一边触碰了一下其中某个按钮,立刻升起了一个功能集成的平台,“机械机关的型号也很老旧,有点像两三千年前的制式。”

树灵:“那这倒是很贴合遗迹创造者的年代。”

安格尔:“应该就是遗迹创造者使用的,从工作台上的痕迹来看,使用频率还很高。可惜的是,工作台从内至外都很干净。”

安格尔顿了顿,朝着工作台的后方走去:“这个工作台没有集成记录功能,按照常理来说,工作台的旁边必然是有方便记录的地方,或者是石台,又或者是书桌……”

在安格尔这么念叨着的时候,他已经看到了工作台后方,在红光中隐约显露的高椅,以及……一张宽大且堆满了大量皮纸与册页的书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