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????白小升一直在听夏侯启的分析,最后才插了一句话,提的却是他们这边的一个大劣势。这让夏侯启感觉意外,也有些好奇。因为差不多的问题,他都几乎想到了。

????白小升不卖关子,直言道,“就是我接受了侯允成的邀请,要与诸多企业家一道与之出行。那我们那些同行的企业家,就必须要保证自己的企业在这段时间不要出现大的问题。诸如,一家跟另外一家,不能陷入凶猛商战之类的。”

????夏侯启闻言,恍然大悟,同时眼眸微缩,沉声道了一声,“不错!”

????“韩业万阖那么大企业,韩阖一定会接到邀请。而我作为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,同样会接到邀请。所以,我怕是韩阖把这一点也考虑在其中了!”白小昇平静道,“一周后,我们会共同出行。也就是说,我们跟他们实际冲突的时间,只有一周。然后不管是从地方,还是更高的层次,都不会希望我们再存在冲突。那时,咱们怕是得终止竞争,连在那边大幅开拓市场都得谨慎。”

????这一点,确实是个极大问题。

????夏侯启手拍额头,眼神之中有几分懊恼,“我居然忽略了这个问题,人老了,就是不中用了!这可真该死!一周时间,根本不够用啊!”

????他们虽然有详备的反制预案,但是运作起来是需要时间的,特别还是在那边“条条框框”之下,那要比乾脆利落麻烦上千百倍,需要的时间也会成倍增长。

????算下来,时间是不够的!

????这让夏侯启都有几分恼火。

????白小升却平静不语,眼神微凝,似乎在思考一些事情。

????夏侯启见状,顿时心中一动,忍不住走回白小升身前再度坐下,轻声询问道,“小升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主意?”

????夏侯启眼中,白小升虽然年纪轻,但是不管是眼界、大局观,还是各种明暗手段,都不逊于历经商界几十年的人物。

????有时候夏侯启都不免感慨,经商这种事还真看天赋。

????白小升可能就是天赋异禀那一类人。

????白小升听夏侯启如此一说,忽然笑了。

????这一笑,已经让夏侯启心中安定大半。

????“我说了,韩阖想争斗,我就陪他斗下去!”白小升微笑中带着几分冷意,“我就让他体会一下,在这一周的时间里,败给咱们的滋味。”

????夏侯启闻言不免且惊且喜,“你已经有了主意?!”

????白小升笑着看向夏侯启,将手里那份预案轻轻放在桌上,笑道,“夏老,您跟韩阖还有大家,把棋盘框定在那边范围,框定在那些行业里。但是谁规定,我们就一定要在那边放弃优势,拿劣势跟他们的优势赤膊一战?”

????看着白小升的笑容,夏侯启先是一怔,随后皱眉,继而如同得到了启发,顿时眼眸明亮,嘴巴微张。

????“你行啊!这兵法都用到了商战里来了!”夏侯启似乎明白了。

????白小升抿嘴一笑。

????……

????与此同时。

????在韩阖入住的总统套间里,韩阖在书房运笔如飞,一张昂贵宣纸上落下四个大字,“春风得意”。

????“好字!春风得意马蹄疾!”一旁,韩子智赞不绝口。

????顺口多了仨字,好凑成一句诗。

????韩阖提着笔,微笑看着自己的墨宝,也甚是满意。

????这字要想写得好,得符合意境,符合心境,讲究一气呵成。

????“爸,咱们这一发布消息,我可听说了,一下打乱了振北集团他们那边的部署,那个白小升才从国外回来,听说还让老外吃过亏,却没想到现在在您手里吃了瘪,我真想瞧瞧他现在的表情。”韩子智情不自禁道,“那个混蛋,以前可真是嚣张!”

????说这些的时候,韩子智眼眸明亮,充满着快意还有幸灾乐祸。

????白小升当时拒绝了他,不给他面子,这事自然传了出去,害他在商界、在朋友面前,都很没面子。

????现在,那白小升终于也是自食恶果!

????真是活该!

????只是没想到是自己父亲给自己报的仇,不惜跟振北集团闹掰了。

????说心里话,韩子智还挺感动。

????“我这回让你过来,不是想看你在这里洋洋得意,看人家笑话的。”韩阖平淡道,“你知道就这个现状,大家无形之中交锋了多少回合吗,甚至彼此都没有见面。你知道这接下来,暗藏着多少危局,迈错一步会怎么样吗?”

????韩子智一愣。

????他大小也是个“成功商人”,怎么一点也没觉得他父亲说的那些刀光剑影。

????韩子智第一感觉,就是他爸夸大其词了。

????韩阖看了他儿子一眼,瞧见他那一副茫然之态,顿时鼻腔里粗重哼出一口气。

????可能现在韩家上下唯一让韩阖不满意的,就是他自己这个儿子了。

????在韩阖看来,根本就不成器,不入流。

????“要是那个白小升,也跟你这样就好了。”韩阖懒懒道,旋即想了想,又道,“一个能把南美北美商界搞得波澜四起的男人,要是你这么白痴,那怎么可能呢!”

????韩子智好赖话还是能听出来的,顿时笑容一僵。

????他是不明白,自己又哪儿让老子看不顺眼了,自己居然成了句骂人的话。

????“那个白小升有什么了不起!”韩子智还是不服。

????在他看来,如果父亲能给他半个韩业万阖,他也能搞得一鸣惊人。给他全部,他就丝毫不逊于那姓白的。

????韩阖皱眉看了韩子智一眼。

????韩子智赶紧补了一句,“我是说,他再能耐,这一次也别想跟您手里讨到便宜。”

????这句话虽然是拍马屁,却也让韩阖笑了。

????在韩阖看来,情况也确实如此。

????“我占了天时地利人和,这一局那白小升确实回天乏术!”韩阖说的很肯定。

????便是他自己面对这个局面,都想不出妥帖之法。

????韩子智见父亲笑了,赶紧也笑了,“那什么,爸,你能不能给我那边来点投资。”

????“不需要太多的,顺便再给点人脉支援。”韩子智觍颜道。

????韩阖笑容又盛了两分,和声悦色看着儿子道,“刚才我不是说,特意找你回来,是要跟你说点事吗。”

????韩子智忙点头。

????“那你就听好了。”韩阖笑容微冷道,“从现在开始,你卸任你那边一切事务,直到我从非洲回来。还有,你给我彻底从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里摘清楚,不准挂上一点,听见没有!在我去非洲这段时间里,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!”

????韩子智闻言顿时一愣,张了张嘴,还要说什么。

????韩阖不容他再多言,“要是你不听话的话,我以后就把这点家业全捐了,也不留给你这个小王八蛋!”6

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