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那把木头巨剑的剑身,被自主抽离出的越来越多,眼看着要完全的脱离地面之内了。

????而王剑啸也早已经移开了自己的手掌,脚下的步子退开了很多步,他脸上同样是布满了震惊之色。

????这次还是和之前一样,他根本没有特殊的感觉,可这把木头巨剑却有了反应,这简直是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。

????当然,此时此刻,王剑啸也肯定的认为,这把木头巨剑完全是因为他,所以才有了反应的。

????他嘴角浮现了旺盛的笑容,目光紧紧盯着不停升起的木头巨剑。

????剑山的宗主杜鼎言和两位副宗主,眼眸中是精彩无比的目光,他们脸上闪现着控制不住的激动。

????多少年了?

????剑山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人,除了曾经的先祖之外,根本无人能够引动这把木头巨剑。

????说实话,杜鼎言他们一直在等一个能引动这把木剑的人出现。

????如今他们终于等来了。

????眼下,尤其是亲自去将王剑啸带回来的杜鼎言,他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。

????又过了两分多钟之后。

????地面始终处于颤动之中,而木头巨剑忽然加快了抽离的速度。

????“唰”的一声。

????整把数百米长的木头巨剑,彻底脱离地面下之后,瞬间停顿在了天空之中。

????空气中刺耳的剑鸣声不止,

????一层层的恐怖剑意和剑气,从天空中的木头巨剑上扩散而出,整片天空好像都要被分割成一块块了。

????过了好半晌之后。

????这把木头巨剑上的动静才逐渐的平息下来,只不过,木头巨剑始终停留在天空之中。

????杜鼎言嘴巴里呼出一口气,目光看向了王剑啸,道:“好、好、好!”

????他一连说了三个“好”字,接着又继续说道:“剑啸,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!而且还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。”

????“你既然能够引动先祖留下的木剑,那么你将来绝对可以彻底控制这把木剑的,到时候,你便能够将其中的秘密全部感知出来了。”

????这杜鼎言是越说越兴奋。

????在如今的剑山之内,别说是宗主了,哪怕是老祖也不知道,这地底下的真正秘密。

????曾经剑山的先祖之所以如此隐瞒,完全是担心后辈不小心把此事说出去,所以在他看来,这个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????王剑啸望着天空中的巨大木剑,他对着杜鼎言,说道:“宗主,我如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掌控这把木剑,甚至我现在还是感觉不到和这把木剑的联系。”

????对于这一点,他心里面无比的苦恼。

????闻言,杜鼎言手臂一挥,说道:“这都是小事情,既然你如今引动了巨剑,那么只要给你一定的时间,你早晚能够掌控这把木头巨剑的。”

????对此,王剑啸只能够点了点头。

????而韩惊文眼眸中对王剑啸的怒火消失了,原本这王剑啸打扰了他修炼,甚至造成了他受内伤,哪怕对方是剑山的剑子,他也准备算一算账的。

????但他现在改变了决定,他能够感觉得出这把巨大木剑的神秘,再说这王剑啸是除了剑山先祖以外,唯一能够引动这把木剑的人。

????所以,在这韩惊文看来,将来王剑啸一定可以在剑道一途上,取得极为恐怖的成就。

????他现在完全是想要好好结交一下王剑啸了。

????周围那些辱骂且嘲讽过王剑啸的修士,如今看到这一幕后,他们顿时有一种惊恐在心里面冒出来。

????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,能够恢复木剑城的人,只有是王剑啸了。

????而且王剑啸将来,如若真正掌控了这把神秘巨剑的秘密,恐怕他将会在剑道一途上飞速成长。

????此刻,很多人开始后悔刚才自己的一时嘴快,像王剑啸这等人物,应该要好好的去结交才对啊!

????“王少,之前是我一时昏了头,我就是一个小人,我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家伙,请您不要和我一般见识。”

????“王少,请您原谅我之前的满嘴胡言,我这个人向来嘴巴不把门的,今后王少您要我做什么事情,我一定为您赴汤蹈火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对于周围这些修士的改口,王剑啸嘴角笑容浮现,他再次恢复了当初的傲然,根本没有去理睬这些卑躬屈膝的家伙。

????他对着杜鼎言,说道:“宗主,我们先回剑山吧!”

????“只是这把木剑该如何收取?”

????杜鼎言看了一眼王剑啸之后,道:“这把剑自然是要带回剑山了。”

????话音落下。

????他整个人凌空跃起,身影瞬间来到了巨剑的剑柄之处,他将力量集中在剑柄之上,拼命的使出全力,才勉强能够在天空中缓缓拖动这把巨剑。

????要知道杜鼎言如今乃是神元境的强者了,以他现在的力量,也只是勉强能够拖动这把巨剑。

????可想而知,这把巨剑的重量有多么的恐怖了。

????不过,换句话说,要是这把巨剑没有从地面下彻底抽离出来,这杜鼎言别说是拖动这把巨剑了,他根本不可能让木头巨剑产生任何反应。

????“走!”

????杜鼎言对着下方的王剑啸等人说道。

????王剑啸等人点头回应了一下,朝着木剑广场外走去了。

????某一瞬间。

????王剑啸的目光扫到了身处旁边酒楼内的沈风。

????如今沈风依旧是站在自己包间的窗口,他同样是注意到了王剑啸无意间看过来的目光。

????王剑啸嘴角浮现了冷冽的笑容,这段距离完全在他神魂能够笼罩的范围。

????于是,他对着沈风传音,说道:“小子,最终没看到我的笑话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????“天才的世界不是你能够看得懂的。”

????“如若换做是你,哪怕给你一千年的时间,你也无法引动这把木头巨剑,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。”

????“订婚宴如若你敢来,那么我会亲手取走你的性命。”

????旁边的韩惊文见王剑啸停了下来,他走过去问道:“王兄,你怎么了?”

????王剑啸随即收回了目光,笑道:“没事,看见了一个废物而已。”

????闻言,韩惊文说道:“这个世界上的废物有很多,像我们这样的人,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废物的身上。”

????……

????而眼下。

????站在酒楼包间窗口的沈风,脑中还回荡着王剑啸的传音,他自语道:“这个世界上自我感觉良好的人,为什么就这么多呢!”

????“这把木剑就暂且让你们替我保管了,等订婚宴当天,我会亲自来取走的。”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