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穿越 > 兵者 > 015 我叫你大爷

这是一个煤炭枯竭型城市,葛震从小长大的地方,当煤炭处于低谷的时候,最能拿出手的可能就是口子窖了。

白酒养人性,可能是从小就偷喝酒的葛震,被这座小城市的口子窖养出了现在的性格。

白酒入喉似刀割,万丈豪情拔地起。

葛震坐在空无一人的家里,一口一口灌着白酒,他没有找到父亲,家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住过了。

父亲去哪儿了?没有一个人知道,邻居们甚至都不知道他父亲什么时候离开的家。

“你跑哪去了?我只想问你一句,这是不是我妈!——”葛震捏着照片怒吼道:“你到底是谁?胡清澜到底是不是我妈?!爸,你跑哪儿去了?给我回来说个明白!”

“啪嗒!”

酒瓶被摔在地上,粉身碎骨。

葛震的眼睛红红的,他是一个亡命徒,他是一个狠角色,他甚至还是一个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。

可有一点,他想要母亲!

当别的孩子跌倒在地哭起来的时候,他们的母亲会心疼的将其抱起来擦干眼泪,柔声哄着,而葛震却只能在父亲的目光下自己爬起来;当别人家的孩子在闲暇时光搂着母亲的脖子撒娇时,他葛震却在父亲的目光下慢慢独立。

当别的孩子放学玩累了被妈妈叫回家吃饭的时候,葛震要做好饭等着煤矿上中班回来的父亲;当别的孩子受到挫折,母亲温柔以待的时候,他葛震却要独自面对,经受磨砺……

父亲是个好父亲,可父亲终究不是母亲,有母亲的家才叫家。

十八年了,葛震只想朝对的人叫一声妈,起码证明别人拥有的,他也有。

“哐!”

大门被踹开,十多名武警冲进来,把葛震死死按在地上。

“葛震——”一名军官面色铁青道:“两度逃离部队,你厉害,真厉害呀!抓起来,带走!”

这是老部队直接来抓人,因为葛震的确两度逃离部队,一次是在救胡海浪拿赏金,一次是跟着胡海浪逃离医院取赏金。

出现这种情况,通常都是老部队把人带回去,现在来的就是葛震老部队的人。

“我是逃离部队了,老子就是逃了!——”葛震喷着酒气吼道:“我TM连死都不怕,还怕你们抓我?老子当兵的目的就是不纯,就是想搞钱,你们能把我怎样?我不跟你们说话,你们让胡大……不!让葛献之来跟我说话,让他来跟我说话……那是我爸,我爸压根不叫胡大力,他叫葛献之,他是……兵者葛献之!!!”

一张胶带封住他的嘴,双手双脚被控制,直接带出门塞进车里返回老部队。

……

部队的纪律是铁的,接连两次逃离部队的葛震,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。

支队禁闭室里,葛震坐在角落,身上所有金属物全被拿走,里面一个,外面一个两名纠察对他实施看守。

“来根烟。”葛震冲纠察伸手。

“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!”纠察虎着一张脸。

“你也要搞清楚你的身份,我就是逃离两次部队而已,最多把我送进军事监狱,反正不会枪毙。”葛震斜着脸说道:“你是看着我让我别自杀的对吧?这禁闭室四周都是墙,我趁你不注意一头撞上去的话……就算撞不死你也吃不了兜着走对吧?”

一番话把让纠察纠结了,这的确是他的任务,如果看守的葛震在这里出了事,那就是他的失职。

“我说你墨迹什么?赶紧来根烟,抽根烟我才能压住心里的烦躁。都关十天了,我真想一头撞死。”

“好好好,我给,我给,你别寻死,千万别寻死。”

纠察妥协,掏出一根香烟点燃,塞进葛震的嘴里。

“对了,跟炊事班说一声,中午给我来点回锅肉。”葛震叼着香烟说道:“辣椒多点,最近馋这个,今个要是吃不到的话,我怕是还想自杀……”

“成!”纠察无奈的说道:“你是爷,被关禁闭的是爷,成不?只要你别总想着自杀,什么都好说。”

他就淡疼了,别人关禁闭,一个个老实的跟兔子一样,这个葛震来到禁闭室完全就是一大爷,动不动以自杀来威胁,整个就是无赖呀。

可问题是你还没有办法,总不能把他双手双脚全部铐起来彻底控制住吧?现在是调查阶段,还没有一锤定音。

“再来点酒呗……五年口子窖就行,那个喝着对味。”

“爷,要不我现在自杀咋样?”纠察毛了:“来来来,一起自杀,一起撞墙,谁不撞谁是孙子!”

“哈哈哈……瞧你,还急眼了?”葛震哈哈一笑:“逗你玩呢,你不如外面的那哥们,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TM找抽呀?!”纠察真急眼了。

他来这里看守的是犯过错的战士,代表的是部队的威严,可现在被对方当做消遣来耍。

“我TM自杀了啊!”葛震指着墙。

“有种就自杀,撞呀!”

葛震二话不说,直挺挺的朝墙上撞去。

“别呀!——”纠察赶紧冲过去用身体挡着:“你是爷,你是我亲大爷行不行?”

“行!但是再来一根烟。”

“没问题,大爷,没有任何问题!”

纠察欲哭无泪,遇到这样一个兵,谁都没招。

……

“敬礼!——”

突然,外面的纠察发出雄浑的声音。

门被推开,两名身材魁梧的军官大步走进来,盯着葛震看了三秒,掏出一张照片。

“认识照片的人吗?”一名军官发出浑厚的声音。

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,浓眉虎目,充满逼人的攻击性,属于男人的阳刚通过照片弥漫整个禁闭室。

“认识,我爸。”葛震扫了一眼照片。

“他在等你。”

军官扔下这句话,转身向外走去,雷厉风行到极致。

“我关禁闭呢!”葛震叫道。

军官停下脚步,转身头深深的瞅了他一眼,突然举起右手:“葛献之要人,没人敢关,除非踏平右手连。”

“你们是……”葛震的眼神变了。

“亡命徒,千万别想太多,你在我们眼里屁都不是,我们的眼里只有葛献之——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