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穿越 > 兵者 > 023 超强学习力

“抬走,下一个——”

葛震站在那里,发出懒洋洋的声音,眼睛里充斥着满不在乎,可就是这份满不在乎,让他浑身上线缠绕着桀骜不驯。

听到这个声音,二中队所有人的面部肌肉都抽搐一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把目光放在副队长李林忠的脸上。

“这个葛震……会复制吗?他有超能力?”李林忠自言自语。

不光他这样想,可能有很多人都在这样想,因为葛震放翻两个老兵用的全都是他们最拿手的攻击方式。

你怎么来的,我就怎么还回去!

远处,炊事班班长陶永刚的一把瓜子散落在地上,眼睛里露出浓浓的震撼。

“不是吧?这小子的学习能力太强了吧?”陶永刚张着嘴说道:“绝对不可能,一百个不可能……不,有可能,肯定有人给他打下过最好的基础!”

这可不是复制,是学习能力强大,但这种学习能力强大,一定建立在庞大的基础上。

葛震来当兵之前,他的基础就已经他父亲葛献之打下,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,包括骨骼、肌肉、柔韧、反应等等等等。

战斗技巧也是以别样的方式植入进大脑反应、肌肉记忆、神经反射里面。

换句话说,葛献之做了两手准备,如果他的儿子安于现状,那就做个普通人的生活;如果他的儿子最终走他的路,这些小时候打下的基础就会发挥作用。

“再看看到底是谁给这小子打的基础……”陶永刚捡起瓜子丢尽嘴里:“太TM强悍了,给他打基础这位绝对是神人!”

陶永刚膜拜不已,他很清楚教一个人好教,可给一个人打下基础的话就太困难太困难。

这个基础不单单是身体,是要融入肌肉记忆与反射的。

……

场上的葛震还在单挑老兵,一个接一个,连续不断,用的全部是对方的格斗技巧干翻对方。

“抬走……下一个!——”

满脸鲜血,已经快站不稳的葛震发出雄浑的吼声,眼睛直视对面的二中队。

此时,他已过了中场,捏着拳头的右手高高举起,彰显出那份无与伦比的狂傲之气。

二中队已经没有人说话了,哪怕有人上场也不再有任何言语,呈现出的是一种难言的压抑。

“副队长,老兵全部落败。”副指导员低声对李林忠说道。

“哦。”李林忠有些茫然。

一个连队人数最多的就是老兵,他们当中又许多骨干,超越普通的士官,可以跟班长副班长一较长短。

可现在,老兵全军覆没,剩下的就是干部、班长副班长以及没有职务的士官。

“下一个——”

葛震摇摇晃晃,努力稳住身形,伸出舌头狠狠舔了一下嘴唇,眼神狂躁,如同野兽般凶残。

他伤的很重很重,在论战老兵的过程中,他先是挨打,然后用对方的方式完成攻击。

在这过程中,伤是一方面,体力更是最重要的一点。

可以这样说,此时的葛震在死撑。

“葛震,我来了!”一名士官冲出来。

看到有人来战,本来摇摇晃晃的葛震瞬间变了,呈现出绝对的攻击姿态与对方战在一起。

“嘭!嘭!”

“啪!啪!”

“……”

战斗进行的很快,这名士官被葛震一脚踹出场地,捂着肚子陷入抽搐,战斗力全失。

“噗通!”

葛震单膝跪在地上,头颅却高高扬起,瞳孔不停的闪过野性、狂躁、嗜血、疯狂……

“下……一……个……”

“我来!”又是一名士官冲出。

看到对方冲出来,葛震以单膝跪地的姿势,形如雄狮猛虎一般,轰然暴起,以自己的身体向对方撞去。

速度依旧迅如闪电,似乎压根没有受到伤势与体力流逝的影响,仍旧狂战不休。

“嘭!”

两个人撞在一起,葛震伸手抱着对方的腰。

“啪!啪!啪!”

士官以肘击狂砸他的后背。

“喝!——”

兽吼升腾,葛震抱起士官,身体向后仰躺,带着其重重摔在地上。

“嘭!”

士官后背着地,身体狠狠一佝,刚要做出反应,就看到一个膝盖由下而上,撞在自己的脸上。

“啪!”

眼前一黑,士官昏死过去,在昏死之前,他感觉到液体从脸上迸出。

“呼哧!呼哧!……”葛震大口喘息,努力站直身体,踉跄两步之后再度昂起头颅:“下一个——”

他还能打,还能战!

哪怕已经伤势很重,哪怕已经筋疲力尽,可只要有人上来战,他就能瞬息间完成爆发,跟对方狂战不休。

此时此刻,二中队的每一个人看呆他的眼神就变了,不知道到底是钦佩还是恐惧。

一个人车轮战到现在依旧没有躺下,依旧斗志昂扬,依旧如狼似虎,让人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无法击败的感觉。

是的,没错,葛震就是无法击败的!

他的骨子里很狂,很傲,你可以击败他的肉体,但你绝对无法击败他的灵魂,更摧不垮他的精神意志。

这是个亡命之徒呀,当一个亡命之徒找到自己毕生的归途时,就会成就永不言败的传奇!

“鹰,这是一头鹰。”李林忠眯起眼睛:“不服、不畏、无休、无止、桀骜、自由……一旦战起,暴若鹰!”

没人再站出来。

“下一个!——”

“嗤!”

葛震猛地死掉上身衣服,露出血淋淋的身体。

六个小时的军姿晒破了他的皮,又经历了如此论战,那些皮早就脱落,带着血肉脱落黏在衣服上。

现在撕掉衣服,就是一个血人。

“二中队——还敢战否?!——”

嚣张跋扈的吼声从他的胸腔狂喷而出,葛震捏着双拳张开,暴出血淋淋的胸膛,眉宇间激射着男人骨子里的攻击与掠夺性,偏偏还弥漫着这个世界上最浓的阳刚之气。

在他眼中,唯有战斗!

张晓哲走出来,面无表情的盯着葛震。

“班长,你总算出来了。”葛震充满野性的笑道:“这里面你最强,我就是在等你!对他们,我用的是他们的战斗技巧,保存他们的尊严,但是对你——我要用真正的战斗,以示对你的尊重,因为你是我葛震踏入铁血丛林的第一个班长。”

说完这句话,葛震右脚向前重重跨出一步,拉出弓步,右拳在前,左拳压后,目光随着拳锋顶部直刺张晓哲的双眼。

“战!!!——”

吼声中,他从头到脚每一根汗毛都充斥着一往无前的攻击性,整个人变成一把染血的人形兵刃,嗜血肃杀,狂傲欲破天!

……

炊事班门口,陶永刚眼珠子都要瞪出来:我知道这小子的基础是谁打下的了!妈了个大波的,爹了个大锤的,婶了个肥勾子呀……